Leeanne

#YOI维尤#APH不悯+英伦厨#冷cp狂魔

Sarasate :Carmen-Fantasy

存一下自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仅仅是小镇上的Eros?”

皓腕翻覆间十指已覆上黑纱,促动双腿缓步滑行迎接观众欢呼,似是新王出巡。碍眼发丝被撩至额后,蜷曲滑落作未成曲调之情。伫立冰场中央单手叉腰紧绷另侧指尖,偏眸留予世人几分冷锋侧颜。

“我要的是,欧罗巴为此倾倒。”

低沉弦音三两敲击冰面,应声抬手作火枪形状。是初见时那金丝雀的不解风情摆弄顶针?亦或是终曲绿林莽士归来,带着暴虐与力量试图令人臣服?

“我身披羊皮,可不是什么绵羊啊。”

回眸唇角勾出无情弧度,双臂挣开无形枷锁尽情舒展。脚下鼓点已然叩响,回袖展袂,荡漾的是茨冈舞女钟爱长摆。合掌手中似有铃鼓,抹挑之间带出小提琴旖旎歌行。指间猛然开阖带动手臂,染得半空寒气作塞尔维亚的干暖躁动,正是卡门姑娘手中金合欢坠地。

“我好像有点爱上你了,恶魔不总是黑脸的。”

身处狂欢展怀搂上朦胧幻想中的romi,毫不避讳提腰转胯,以少年特有的纤长风姿献身于阿巴涅拉。碧眸映上明灯星芒曳曳,如吉普赛人简朴衣裙下所藏晶球蛊惑人心。演技不允自己仅仅表达茨冈人如狼目光,眸底揉杂自信力量与猛虎般必胜信念。

“是它们让我在追寻美的道路上熠熠生辉。”

所负妖精名号的柔韧骄矜,尽数揉碎于举手投足间。五指抚过胸前缀晶黑衫,翻手躬身带出圆弧优雅。似是开场舞结束片刻后的再度邀请,惺惺作态得近乎无欲,偏生万分挑逗。

银刃轻快掠过冰层,耳侧凛风呼啸却令芭蕾手位变换更加自若。这是我驰骋之疆,理应由我驾驭。目光紧随指尖,似荒城红薇,热烈而试图侵占万物。浑厚乐音中有尖细和弦侵入,回身侧眸估量距离,不自觉咬唇为爆发作好准备。

“最明媚阳光,正是风暴前奏。”

足尖霎时发力,冰棱飞扬炫转为自由女神披上轻纱,刀锋再度亲吻湿冷冰面时表情已然化为挑衅微笑。完美完成的4Lz,索性以单臂用劲上举庆祝。收腹小弓步令有致线条凸现,战士锋刃寒芒现于眼底。

“至美即为残酷。”

转体似与戏谑旋律抵死缠绵,又若灵巧周旋,试图以无声反抗宣誓彼此爱情终结。纤长双腿交叠,腾身一跃稳稳落地,双臂拢于胸前,随合奏强音推开绝情余韵。

“还爱你,这不可能。和你一起生活,我不愿意。”

呼…气息有些乱了啊。流畅步伐险些被打断,平复心情展眉作淡然笑容。琴音趋于拖沓,芳心无意。——不如及早结束这一切。跳接旋转如雨燕轻灵,大脑被胀痛感充斥,仍不放弃捻指作蝶的细节。

一再回绝般的推臂转身,近乎无奈与愤怒边缘。烈火雷鸣交相辉映,在琴弦战栗悲鸣间结束联合旋转。不能忍受,这样平淡的结局不配为卡门拥有。垂首令神情隐藏于阴影之下,沉默等待最后爆发。

须臾抬臂应和花腔笛音,视线触及似有所指之物,而一汪碧绿却犹纳特龙湖的涟漪,刹那颤动化为永恒寂静。

卡门姑娘摘下她视若珍宝的对戒,狠狠砸入霜成草丛,永远凝固了爱情。

“不同于Agape的Aggressive。”

“亦不为童话,而是传奇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